聯系電話:

023-86815325

023-86815327

新聞資訊

業界新聞

人工智能+醫療,賦能醫療,讓基層醫生有“院士級看病的本事”
自2016年以來,走過了以模式創新為主的移動互聯網時代,以人工智能為代表的技術創新時代已經悄然到來。產業規模大、痛點癥結多、與個人息息相關的醫療健康是人工智能技術有廣泛應用前景的領域之一。
匯醫慧影CEO柴象飛

2017年,人工智能首次被寫入政府工作報告——“全面實施戰略性新興產業發展規劃,加快新材料、人工智能、集成電路、生物制藥、第五代移動通信等技術研發和轉化,做大做強產業集群”。從政府到產業,從創投到每個細分的行業,人工智能成為當下最“炙手可熱”的名詞及領域。

兩會上,郭廣昌、李彥宏、雷軍等政協委員、知名互聯網企業家均提出對人工智能發展的提案,表示了對人工智能的高度關注與高度看好。不久前的一次創投峰會上,創業導師李開復甚至“化身人工智能”,從人工智能的視角給觀眾及行業帶來一場別開生面的演講。人工智能逐漸成為街頭巷尾熱議的話題。

其實,自2016年以來,走過了以模式創新為主的移動互聯網時代,以人工智能為代表的技術創新時代已經悄然到來。

產業規模大、痛點癥結多、與個人息息相關的醫療健康是人工智能技術有廣泛應用前景的領域之一。

2017年3月25日,由匯醫慧影主辦,英特爾、中國電信、藍馳創投、七喜醫療聯合主辦的智慧未來醫療人工智能前沿峰會在北京舉辦

▋政策支持人工智能,醫療+人工智能應用廣泛

中國醫學裝備協會理事長、原衛生部規財司司長趙自林

中國醫學裝備協會理事長、原衛生部規財司司長趙自林介紹,從2016年5月,國家發改委、科技部、工信部、網信辦四部委印發了《“互聯網+”人工智能三年行動實施方案》,到2017年兩會上李克強總理政府工作報告中首次提及人工智能,人工智能引發了全民關注。

趙自林介紹,“人工智能在醫療領域從手術機器人、醫學影像診斷、遠程醫療等細分領域經歷了從無到有、從小到大的跨越式發展。現在,包括投資公司及行業,都對這個領域很關注,另外對醫療領域的智能制造,包括手術機器人、3D打印等都非常關注。”

▋醫療健康需要人工智能,創新才是解決醫療領域困境的唯一出路

英特爾醫療與生命科學部亞太區總經理李亞東

為什么醫療健康領域需要人工智能?英特爾醫療與生命科學部亞太區總經理李亞東認為,互聯網+醫療的模式雖然提高了整個醫療系統運行的效率,比如在掛號、網上輕問診、在線支付等方面做了很多工作,取得了很多成績,但是還不夠,還沒有走進院內,還沒有觸及醫療本身。

李亞東指出,醫療健康的需求端急劇上升和供給端的嚴重不足都驅使人工智能等技術與醫療健康行業的結合。“在1900年之前,人的平均壽命只有30歲;在1900-2000年之間人的壽命增長到了65歲。全球范圍來說,65歲以上的人群所占用的醫療資源在30%。55歲以上的人群占用的醫療資源在50%以上。這樣的人口老齡化背景對人工智能的需求急劇上升。特別是中國,中國2020年65歲以上老齡化人口將達到20%。同時,中國是慢性病問題最嚴重的一個地區。怎樣解決中國慢病人群迅速增長的問題是當下及未來的重大挑戰。”

而在醫療資源的供給端,醫患矛盾突出、醫生從醫環境不佳、從醫意愿降低、醫療資源浪費等成為影響醫療資源供給的重要因素。

李亞東認為,技術創新是解決問題的唯一出路。“需要創新才能夠解決這些固有的存量問題和正在加劇的新的增量問題。單純的按照過去的傳統的方法,通過單純增加供給,或者限制需求來解決這個問題是走不通的。”李亞東指出,人工智能給醫療行業打開了一扇窗。

▋“醫學影像天生適合互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

匯醫慧影CEO柴象飛

據了解,醫學影像是人工智能在醫療應用最熱門的領域之一。據統計,2016年以來,已有近20家人工智能+醫學影像公司先后獲得投資。

成立于2015年的匯醫慧影是一家智慧醫學影像平臺公司,打造了數字化、移動化及智能化的醫學影像平臺和腫瘤放療平臺,構建了影像智能篩查系統、防漏診系統以及將影像深度應用于腫瘤、心血管等單病種的人工智能輔助診療系統。據公開信息顯示,匯醫慧影曾獲得水木易德、藍馳創投兩輪超過5000萬元投資。

匯醫慧影CEO柴象飛介紹,從名字而言,匯醫慧影希望匯聚醫生智慧,匯聚醫學影像。

“醫學影像天生適合互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柴象飛認為,在醫療健康行業,醫學影像是非常適合包括互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等熱門的技術應用的細分領域。

柴象飛介紹,醫學影像具有“4V性(volume數量、variety多樣性、velocity速度、veracity真實性)”。“從數量上來講,超過80%的醫療數據來自醫學影像數據。多樣性指多模態影像、病理、檢驗、基因及隨訪信息等數據的種類繁多。高性能計算多層神經網絡模型能應用在影像數據。影像的數字化及報告后結構化確保數據最真實可用。”

現場,柴象飛展示了匯醫慧影影像量化癌癥預測系統等多款重要產品。柴象飛介紹,成立兩年來,匯醫慧影已經服務的醫院數超過400家,其中包括20家三甲醫院,與8家三甲醫院進行科研合作。另外,匯醫慧影與合作伙伴協作共同申請了2個國家自然科學基金,2個省級自然科學基金,2個科技部新型數字醫療儀器重點專項。

“作為一家兼具模式創新與技術創新的智能醫學影像公司,匯醫慧影希望通過兩者創新的高度結合,真正把醫療創新落地到每一個醫院,甚至很多最需要優質醫療資源的基層醫院。”柴象飛表示。

▋人工智能給醫生賦能,讓基層醫生有“院士級看病的本事”

國際核能院(INEA)院士、清華大學核研院、計算機系教授張勤

會上,國際核能院(INEA)院士、清華大學核研院、計算機系教授張勤帶來了《動態不確定因果圖DUCG在臨床智能診斷和分診中的應用》的學術分享。

在談及當下醫療資源困境及人工智能應用機會時,張勤教授指出,“醫療是很嚴肅的行業。三甲醫院占衛計委統計的醫療機構總數的0.1%。大量的病人是在基層,極少數三甲醫院門庭若市,醫生工作期間連上廁所的時間都沒有。我到過汶川一家二甲醫院,讓本縣病人到本縣醫院來就診卻很難。不是因為它的設備不夠先進,其實它的基本設施和三甲醫院相比差距不太大。”

張勤教授認為,基層醫院床位空置很多而三甲醫院一床難求的關鍵在于人。“基層醫療機構盡管有好的設備,但是發揮不了作用,看病看不準。2015年出臺了醫改早期方案,提出了基層首診、雙向轉診、急慢分治、上下聯動。目前的目標是縣域就診率90%,大病不出縣。我感覺是不可能實現。因為好醫生下不去。如果讓三甲醫院的醫生搞巡診,那在三甲醫院也看不了病,因為醫生時間是有限的。那么,有人說搞遠程醫療,解決區域分布不均的問題。那能解決嗎?還是要花醫生的時間。所以核心問題是優質的醫生本身不夠。如果不解決這個問題,90%的大病不出縣落不了地。”

張勤教授指出,大醫院虹吸現象是自然和必然現象,解決基層醫療資源缺乏的核心在于給基層醫療機構“賦能”,用人工智能給基層醫生“院士級看病的本事”。

把一個院士的‘看病本事’放到一個筆記本電腦里,帶到基層醫院或聯網或不聯網就能達到三甲醫院的院士水平,這就是我們人工智能追求的境界,和解決的實際問題。我們講要落地,這就是需要落地的東西。”

以下分享部分圓桌論壇環節嘉賓的部分精彩行業觀點:

匯醫慧影圓桌論壇

清華海峽大數據研究中心主任王熙:人工智能時代將產生三類人,第一種是可能會被人工智能取代的人;第二種是駕馭人工智能的參與者;第三是出現的新物種——智能機器人。

北京大學腫瘤醫院信息部長衡反修:人工智能+醫療的三個觀點,

第一、人工智能必須和臨床數據結合。離開了臨床數據,人工智能沒法思考。而臨床數據最重要的是如何提高質量。不能光靠歷史數據。歷史數據有很多客觀主觀的數據,是有缺失的,有垃圾的,需要結構化。

第二、人工智能在醫學影像上是比較好的方向。醫院的醫學影像數據非常多,也是最大的一部分,而且非常重要的一點是這些數據是標準化的。這些數據從機器的角度講便于機器閱讀,人工智能的輔助診斷不容置疑,而且是以后必然的方向。

第三、人工智能在基因學上的應用未知數還太多,可能更廣。

斯坦福大學終生教授邢磊:從國外到國內,人工智能都受到廣泛關注。人工智能一般的學習有三個主要的部分:數據、模型、算法。

鄭大五附院黨委書記王新軍:從計算機、信息化系統、各類高科技檢測儀器、互聯網醫療、互聯網醫院到現在的人工智能等技術,醫院及醫生的管理和治療流程在不斷再造和變革。包括人工智能等技術的發展將給醫生提供更好的工具,使得醫生能夠更加便捷、敏捷地診斷疾病和服務病人,而醫生不會失業。

藍馳創投管理合伙人陳維廣:投資視角看人工智能的三個問題,一是經濟問題;二是宏觀政策問題;三是技術問題。

從經濟的角度來看,中國中產階級人群的增長幅度比醫生的增長或者好醫生的增長幅度大很多,造成中產階級雖然掙的錢多了,但是能服務自己的醫生或合適的醫生卻越來越少,使得醫療資源變成了稀缺資源;從宏觀政策的角度,多點執業及分級診療都是趨勢;從技術角度,沒有云計算談何大數據,沒有大數據談何人工智能。正是云計算、大數據的成熟催生了人工智能的熱潮。

萬方數據股份有限公司副總經理張秀梅:醫者仁心,不管人工智能技術再怎么發展,好醫生永遠都是不可替代的。期待人工智能能夠在以下三方面發揮作用:第一、期待人工智能教會我們所有的人自醫,即不生病的智慧;第二、期待人工智能幫助我們的醫生從醫學院畢業之后不要用15年才能成長成為一個大牛醫生,而可以用3-5年;第三、期待人工智能能把大牛醫生10個小時工作有效地提升到相當于100小時的工作成果。

TOP
免费看黄色视频的网站